威尼斯直营网 - 漂泊16000公里,他苦逼地走在远东的大地上……

威尼斯直营网,  距离上一次报道“西·北”赛已过去两个星期。事实上,西藏-北极终极越野赛还没有结束。

国外段第一步:马加丹,第二步:通往北极(制图:《自驾地理》)

一个月前,一群来自五湖四海、各行各业、互不相识的勇士开着量产越野车,牛逼哄哄地在青藏高原上狂奔十几天,经历了7000公里的坎坷曲折。

▲在无人区跋涉

▲期间有人翻车

▲经历各种的烂路

最后,他们在喀什把酒言欢,依依惜别。

十几天的战友情谊,尽在一个紧紧的圈中

留下的8台车,带着刚刚征战过的硝烟,继续前行在俄罗斯远东的大地上。

这是一趟全新的旅程,没有前面那些惊心动魄的翻车、坏车、高反的剧情,将有怎样的见闻?

且让我们跟随赛手“考拉熊”斐然的文采,来看看吧!

路线:霍尔果斯-哈萨克斯坦-俄罗斯-新西伯利亚-贝加尔湖-满洲里

下文编辑自“考拉熊”的美篇文章!

▲“二师兄”考拉熊(红衣)

霍尔果斯口岸,出境哈萨克斯坦,由于事先让旅行社办理了车辆人员出境手续,我们一行八辆车,顺利出关,正式踏上了国外探索之旅。

第一站,阿拉木图市,是哈萨克斯坦第一大城市,人口三百万,而哈萨克斯坦是国土面积全世界第九大,人口两千多万,典型的地广人稀国家。

阿拉木图意为苹果之城,据说,全世界苹果的发源地就是产制于阿拉木图,这里盛产苹果,也是小麦第一大出口国。

阿拉木图,哈萨克斯坦族占据65%,然后是俄罗斯族,乌兹别克斯坦族,当然,还有少量的移民,包括新疆地区的一些华人,一旦选择和哈萨克斯坦人通婚,就可以移民过来。

透露一个小秘密,据说这里房价合为5000/12000元人民币,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,不过,只是第一个有证啊。(ps.中国人喜欢挣钱,持家,照顾老婆,哈萨克斯坦妈妈都爱中国小伙子!)

一整天,在阿拉木图闲逛,感觉这个城市和中国二线三线城市接近,环境干净,人们遵纪守法,尤其汽车礼让行人,抽烟的地方很少,餐厅里听不见大声讲话。

走在街上,老百姓对我们并不稀奇,可能中国人也来的很多。导游何队说,大部分人99%是坐飞机来的,而我们隶属于1%,开着越野车,驰骋而来。

行驶在哈萨克斯坦的路上,虽然颠沛流离,坐车更加不舒服,但我所见之景色,非常非常之熟悉。

据说这里很多房子都是五十年签苏联时期修建至今的。而我小时候居住的环境,也和这里非常接近,一切破旧不堪,一切有童年回忆,我们钻在嘎子车底下躲猫猫,而这车,现在在哈萨克斯坦,依然跑在路上。

到哈萨克斯坦穿越,走我们今天这段路,你不会展望什么未来,倒是满满的童年回忆。这个世界,有发达的,有发展的,也有一成不变的,这里就是。

到了塞米伊,这里竟然有个医科大学,几个滚圆的大理石石柱伫立门前,显得特别威武庄严,一些大学生站在石阶上聊着什么,个个气宇轩昂。

我感慨这个国家的希望,就是年轻人,而教育年轻一代,是举国之际。我们的祖国,不也是如此吗?

尽管大家从高原之巅下来,对景色已审美疲劳,但哈萨克斯坦东部的原始和绮丽,仍然让我们的越野车忍不住驻足撒欢。

教育非常关键,这也是我们穿越的唯一感怀。

我们历尽千辛万苦,我们想追求自己,成就梦想,我们被号称勇士,无一不是为了自己在亲人,朋友,特别是孩子面前,让他们决定老爸还行,老爸不是床榻之人。

证明自己,是为了更好地引领别人。

在塞米伊的晚上,我们坐在一个长条桌上,青稞酒、果汁、啤的白的,喝得畅快淋漓。

第二天,一行八辆车继续出发,前往俄罗斯巴尔瑙尔,一切的期待又将开始。

俄罗斯的巴尔瑙尔是阿尔泰边疆地区的首府,人口约七十万,这里城市干净,人挺单纯,我们这是国庆假期过来游览,可人家照样的上班上学。

巴尔瑙尔城市化还是不错的,远处还有鄂必河穿流而过,十月份这里大概是五度左右,男人穿了夹克,女人也是大衣,但裙子丝袜的也有不少,在哪里,都挡不住全世界女人爱美的心。

巴尔瑙尔的有轨电车非常有特点,红的、绿的、蓝的,一会就滴铃滴铃的来到,老百姓上车是在马路的中央。

我以为这个有轨火车不到站不停的,没想到我们过马路的时候,有轨电车的司机主动停车,挥手礼貌的让我们先行。

无论走到哪里,车让人的习惯对我触动很大,行人行走的权利,在很多国家,是比我们要优先的。

巴尔瑙尔到新西伯利亚,没想到比上海到南京还近,短短的230公里,对于我们这一帮越野人来说,小菜一碟。一路向北,美美地欣赏美景,大家井然有序。

导游何队说,新西伯利亚是俄罗斯第三大城市,也是我们这次驻足的一个最好城市。

其实与其说俄罗斯的城市,是土地上建立起来的,还不如说,是在森林里劈出来的一块空地上建设起来的城市。

新西伯利亚也一样,我们刚刚进入城市边缘的时候,一条道路除了喘急的车流显示出是城市社会,道路两边是大面积的桦树、柏树、杨树等组成的森林,尤其在这个金秋十月,叶子黄的精神,还有翠红色的,衬托出柏杨树白色树干的挺拔,煞是好看。

有些队友长距离开车,人乏车累的,停下来抽烟,是最大的奢望,可你,有时真不忍心的停下,哪怕是用烟头的烟雾,也不愿打扰这份自然的恬静。

到了新西伯利亚,我们八辆车两队人马就要分手了。

新洋(“西·北赛创始人之一”)在新西伯利亚把车子整顿去了,他带领的两辆车还要继续往北,到马加丹。

马加丹离新西伯利亚还有七千多公里,时间还需要二十天以上,那边极寒,路况不明,车辆配给不够,诸多问题踏至云来。一切前途未卜,可是不去赌又怎知输赢?

▲新洋

新洋这种敢作敢当的精神,值得我去学习,有时间想,为什么不去做,有了自己的梦想,为什么不撸起袖子加油干?

接下来的路途,两男两女的两部车,将在风雪交加的夜里蠕行。而我们剩下的六辆车,继续前往满洲里。

这天是出行一个月以来,开车最少的一天,仅仅七十公里,我们就到了贝加尔湖的一个小镇。

这区区几十公里,就是一个金秋的世界,整个漫山遍野的树叶黄了,落叶铺满了大地,我们这群从西藏到北极终极越野赛事的中国车辆,整齐一队的向前而行。

来到贝加尔湖的湖畔时,已然接近黄昏,贝加尔湖的云层挡住了西落的太阳,阳光由黄滤成了蓝灰色,湖面的阳光反色的气质竟是忧郁。

忧郁,这是我当下的感触,独自散步在贝加尔湖的湖边,夜慕沉沉,湖水轻轻拍岸,思念又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。

想妻子的温柔,想孩子的欢乐,想你不用那么劳顿和做作,就有了一杯温暖的下午茶,然后,共享着幸福。

来到贝加尔湖的勇士,我们这一路穿越,真的走了太久太久...

这一个月以来,我们头发变得干涩,手心手背变得粗拙;我们从欢声笑语,到坚强忍耐,从感叹大美边疆,到今天已无兴奋的嚎叫。

我们开车一万六千公里,越过草地、高原、湖泊,穿越达板,跨越哈萨克斯坦,现在,我们依然苦逼地前行在俄罗斯的大地上。

今天要到赤塔,还要开六百六十公里,没有人再说远了、累了,连年近六十的老夏,也说很轻松了。因为,我们要回家了。

这就是一群血性十足的越野人,放着舒适的家里不待,跑到千里之外的高原之巅受苦。天天穿越泥路沙地,天天赶路开车,没有澡洗,没有饭吃......

好不容易熬过了坏车、高反的折磨,又说要出境,一出又是7000多公里!

把自己搞到皮肤黝黑、粗糙沧桑、疲惫不堪。最后呢,一个个归心似箭,好像当初说走就走的人不是他。

你说他们,绕了一大圈,瞎折腾什么呢?

是啊,出去这么一趟,烦恼该多不会少,人生不会改变!

可是当你握住那一点的自由,挣扎着走更远;当你奔驰在广阔无垠的田野;当你领悟到越野的激情;当你探索到更多未知的世界......你就知道答案了!

来源:自驾地理

微信公众号:drivegeographic